番外 萧然双妍(四)

    他不是没看见双妍今晚似乎比之以往更有些不同,说不出来的味道,那种介于少女和女人之间风情万种的青涩,恰到好处的将那种惊艳美展现了出来,却又不显张扬,可正因为这样他才担心,就连学校里都能注意到,更别说酒吧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一家家的落空,一次次的提心吊胆,那种温润的脸早已露了慌张,急的满头大汗,他甚至想将人揪出来打一顿,哪有这般让人心烦……担心,一个不小心便将人看丢,耳边一遍遍的回荡着那句饱含期望的话。

    ‘你有一些喜欢我么?’

    ‘要不要试着和我交往看看?’

    到最后,各种情绪齐齐涌现,纷至沓来,正面的,负面的,却只有一个念头一直未变,只想快点儿找到她,只想早点儿见到她。

    能不能,不要太让他担心。

    而一家喧闹的酒吧里,舞池里男男女女扭动着,欢呼着,靠椅上,酒瓶一个接着一个,拼酒的,划拳的,暧昧的,你情我愿,一声高过一声呼声在耳边响起,热闹的声音仿佛藉慰了空荡荡没有着落的心。

    双妍一开始还顾忌着这儿是酒吧,不敢喝太多的酒,可情绪一上来,看着一张张带笑的脸,一个个尽情放纵的人,一杯杯酒下肚,不知不觉的便有点儿多了,脑袋有些昏沉,到底还有些意识,知道自己在哪儿,摇了摇头,当即不敢再喝。

    她正想站起身,哪知刚一起身,后劲儿瞬间上涌,脚下一个踉跄,身形有些不稳,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吧台才免于摔倒。

    本就有不少人注意到了这个一进来就要酒的女孩,看着那明显买醉的样子,看着那一杯杯下肚,一些老手们早就蠢蠢欲动了,谁都知道,像这样落单的女孩,运气好的话便能碰上一两个,更别说这次这个长得更为惊艳了,光是那喝酒间带起的辣劲儿,随着吞咽胸前一起一伏,更是让人按耐不住。

    如今看见这一幕,哪里肯放过?

    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,双妍正等着这阵眩晕过去,耳边忽然传来了一声声嗡嗡的声音,听得不甚真切,只断断续续的几个字,抬眼,眼前是一个个迷糊的人影,酒劲霸占的大脑勉强拼凑出自己的状态有些糟糕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一个人喝闷酒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姑娘没事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我扶你去那边坐坐么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她越想要看清面前的人,面前的人也就越模糊,越想要保持清醒,身体越发的脱力。

    萧然刚一进来便看见被一行人围着的双妍,微弯着腰,手扶着酒吧,原本白里透红的脸颊此时因为酒精的原因已然变得绯红,配上那玲珑有致的身材,莫名地让那股介于少女和女人之间的风情万种的青涩,更加的渲染开来。

    眼看着有人要伸出手来,心下顿时一惊,大喊道:“双妍!”

    原本有着昏沉的双妍迷迷糊糊间听见了一声熟悉的声音,一种记忆中的眷恋,她下意识打起精神,抬起头来,眼前人影绰绰,一张张模糊的脸,即便看不清,她也知道没有他,呵,原来喝醉了也能产生幻觉么?

    一人好不容易搭上了双妍的肩膀,不顾人的推拒,刚准备用巧劲将人带走,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一把拽住了少女的另一只手腕,用力一带,原本要被带走的人一下子脱离开来,有些不稳。

    萧然一把扶住了双妍的腰身,忍着怒气对着对面明显一副不怀好意的人道:“不好意思,这是我朋友,我来接她回去。”

    那人狠狠地拧了拧眉,显然是不满快要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,按理来说,一般这种事碰到认识的人,若是不想惹事最好是直接走开,尤其这里还是青岩帮的地方,规矩比一般的地方要多上一些,可偏偏,平时也就罢了,难得碰上一个身材脸蛋都一流的,怎么也不想就这么放弃了。

    再说,这儿的人都说是这小姑娘的朋友,他哪知道是真是假,别被人唬住了怕是。

    那人笑了笑,笑得一脸和蔼可亲,暗含警告的道:“小伙子可别乱说,这小姑娘可是一个人过来的,待了这么久也没见哪个朋友过来,你这随便一说,我要是就这样把人交给你,到时候出了事儿岂不是麻烦了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边用手拍了拍双妍的肩头,好声好气的问道:“小姑娘,你刚刚不是说要去那儿坐坐么?”

    双妍刚感觉有人抱住了自己,她记得这儿是酒吧,下意识地的想推开,刚一动作,肩上又被人拍了一下,好像对自己说了什么,被酒精占据的脑袋无意识地回头,一边努力的认着人,一边迟缓的想着刚刚听见的话,不知道为何,她刚刚好像又听见萧然的声音了。

    萧然正隐忍着怒意,还未说什么,怀里半揽着的人突然不轻不重的推了自己一把,然后脑袋当着自己的面转向了对面明显不怀好意的人,嘴里带着醉意的喃呢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?”仿佛是在询问意思,又仿佛是在答应似的。

    一个单音节,点燃了脑海里一直紧绷的弦,温润的俊脸上早已经染上了愠怒,脑中一个冲动,手下陡然用力,猛地将转过去的脑袋扣了回来,一低头当即吻上了那片殷红的唇,带着发泄似的舌头强劲的撬开了贝齿,挤了进去,毫无章法的搅动着。

    原本昏昏沉沉的脑袋一个激灵,被人入侵的感觉如此的明显,双妍陡然睁大了眼,手下意识的抬起,凭着本能正想试试能不能将人砍晕,迷糊的视线却在此刻清晰了起来,一张熟悉的脸在眼前放大,微红的俊脸,温润如玉的脸庞,无疑不是记忆中的人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,脑袋瞬间炸响!

    “……萧然?”磕磕绊绊的喃呢声在退开的那一刻从口中而出,好不容易清醒的大脑,似乎更加昏沉了。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,萧然猛然发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,脸上一阵滚烫,胡乱的应了一声,手中却牢牢地护住瘫软的人,怒气在瞬间平复了不少,抬头对着对面瞪大眼的人平静的道:“抱歉,你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了什么?

    自然是刚刚两人的一唤一答,当然或许可能还有那个突如其来的吻。

    那人脸色一阵变化,心痒的本想再试试,眼角余光却突然瞥见往这边走来的保镖,心下一惊,反应过来这是在哪儿,猛然退开了,四下的一行人也同样看见了,二话不说撤的比兔子还快。

    萧然心下疑惑,到底也算是松了一口气,扶着脚步不稳的双妍慢慢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角落里,管事儿的望着走出的两人,自言自语道:“应该没出什么事儿吧,我记得这两人是安姐同学来着,关系好像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外面冷风一吹,双妍下意识地往萧然怀里靠了靠,自动的寻找着温暖,萧然紧抿着唇,一声不吭的看了眼往自己身上靠的人,想打车回学校,现在这个点等回去了校门早就关了,回他家是不可能,到时候还不知道怎么解释了,回双妍家,估计也是同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暗叹了一声,他看了眼灯红酒绿的街道,果断的选择了暂时就在附近开两间宾馆好了,等明天酒醒了再说吧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将人放在了床上,看着迷迷糊糊,昏昏沉沉的人,绯红的脸蛋映在眼底,想生气都没地儿生气,萧然摇了摇头,认命的帮人把鞋子脱了放在了正中央,又打了点热水帮她擦了擦脸,纯白的毛巾碰到殷红的唇瓣时,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刚刚在酒吧的一幕。

    手触电般的正要收回,许是唇瓣被压住,双妍不舒服的砸吧着嘴巴,无意识的将正打算抽离的手指含住了一小节,然后又仿佛不舒服似的用舌头砥了一下,想要将其砥出去,温润的舌尖一碰到指腹,萧然浑身一僵,一动不敢动地坐在床边,视线不自觉地落在了被含住一小节的手指。

    殷红的唇瓣,骨戒分明的指,一红一白,强烈的刺激着人的眼球。

    呼吸骤然一紧,眼神不自觉的加深,等反应过来时,唇瓣相处的感觉再一次从嘴间传来,眼前满是酒吧里那一瞬间的异动,淡淡的酒香在两人间传开,他带着点小心翼翼,带着点探寻,一寸一寸的允吸。

    双妍难耐的撑开眼睛,仿佛看见了一个人,脑袋昏昏沉沉,身体飘飘浮浮,那人却仿佛刻在了脑海中,无意识地咛叮了一声,带着醉意,“……萧然。”声音从唇齿间传出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可能在做梦,只不过这个梦似乎有点儿不同,她不是没梦见过萧然,却是从未梦见过这般的萧然,温润的脸上带上了不一样的色彩,微红,有点儿沉迷,有点儿危险,却更让迷恋,忍不住靠近。

    是梦也好,总归是个好梦,然后,明天就忘了吧,忘不掉也得忘,总有一天能忘掉,低低地喟叹声起,双手圈住了萧然的背脊,微微抬头,忍不住加深了这个吻。

    萧然正打算浅尝而止,偏偏身子陡然被人用力一扯,带着醉酒的力道,不小,一瞬间身体更密实的贴了上去,口中唇舌搅动,伴随着浅浅的酒味,一瞬间有些迷离。

    下腹如火烧般,身子遵循着本能,手从衣服下摆钻了进去,滑嫩的触感从掌心传来,让人更加沉沦,一点点,一寸寸在手下探索,直到触碰到一处傲人的柔软。

    反应过来了什么,萧然浑身一震,脑袋一下子清醒了过来,二话不说一把拉上被子盖住了乱动的人,整个人趴在上面轻柔的抱着,一下一下的安抚性的轻拍,低低喘息。

    看着怀里迷糊的人,萧然哭笑不得,望着那种绯红的脸,感受着那股心有余悸,心里一直纠结的地方仿佛豁然开朗,低叹了声,嘴角微微上扬,碰了碰她的唇,轻轻摩挲,喃呢,“别再在让我担心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番外到此结束,文文正式完结,嘤嘤嘤,终于完结了,有点儿不舍,微微要去狂欢,微微还会回来哒~挥挥爪子,谢谢宝宝们一路的陪伴,爱大家!吧唧!
单击屏幕左边设置背景 双击屏幕左边自动滚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