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30章 群发 (全书完)

小说:假戏真做 作者:雾里观灯
    吃完晚饭,老爹都喝多了,回房休息。欧阳璐璐帮我妈一起收拾着碗筷,在我妈的眼里,是已经把她当成儿媳妇了。

    杨秀英说吃饱了想出去走走,带孩子出去透透气。我知道她是有话跟我说的,我也有话跟她说,我们就推着婴儿车,下楼,沿着小路,往市一中的方向走着,现在学校还在上课呢,现在是晚自习时间,我们在操场走着。

    “现在回到这里,你有后悔之前所选择的路吗?”杨秀英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后悔又能怎么样?不后悔又如何?现在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。”我无奈回道,再次来到母校,这个熟悉的地方,我确实是感慨很多。在这里的三年对我影响确实太大,走上了一条原本不属于我的路。

    现在回头看,得到了很多东西,也失去了很多东西,人生的选择就是如此,想得到鱼,必然要放弃熊掌,二者从来都不可兼得。我得到了一些同学奋斗一辈子或许都得不到的东西,但我也失去了在他们那个年纪应有的懵懂青春。

    这本来就是公平的。

    再次让我选,或许也会走上这条路,毕竟我觉得我还挺适合这样的人生,太过于平静,我不知道还能不能适应。

    “或许也是我当初错了,不该对你或者对你勇叔太过于苛刻。”杨秀英有些愧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样说?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过去,我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我非要听父母的话留在杨家,为什么不叛逆一点,连一次恋爱都没谈,就招了个上门郎。这导致我最开始是恨你勇叔的,一直对他很苛刻,特别是我们根本就没有多少共同的语言。以至于你来到这里读书时,我也对你苛刻,后来导致你勇叔出了车祸,也让你变得叛逆,你是想报复我,才加我微信的吧?要是不这样,或许之后就不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我惊讶的看着杨秀英,没想到她那时候还有这样的心思,而且也没想到现在她会主动说出来。

    但仔细想想,杨秀英有这样的心思也正常,她出身并不差,父母都是老师,在市里有房有车,至少也是中产阶级家庭了。要是家里有个哥哥或者弟弟,她就不用留在杨家,就不用招上门郎。一个女人。谁不向往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呢?

    但她自己本身孝顺的性格使她听从了父母的话,就算心里不情愿,但也不忍拒绝父母的要求,就嫁给了一个根本不喜欢的,甚至是别人介绍的,还是来自农村、没有丝毫共同话题的丈夫。不应该叫嫁,更应该叫“娶”。

    因为勇叔是上门女婿。

    她孝顺父母,父母这样帮她做了决定,她心里不舒服。也不会对父母说什么。不能把气撒到自己的父母身上,那就撒在自己的丈夫身上,这也可以理解。勇叔当初肯定心里也明白这一点,就处处让着杨秀英。但或许是因为我去了市里,在家里住下,反而点燃了导火索。

    “或许还都是怪我吧,当初我住校的话,也就不会这样了。”我愧疚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怪你吧,是我自己自私了。”杨秀英摇了摇头,“说说你自己的事情吧,这次回来到底打算怎么做?什么时候又离开?”

    “我不打算离开了,就回来好好休息,陪陪父母,陪陪你,陪陪孩子就心满意足,累了这么久,暂时放下一段时间,放松一下紧绷了这么久的神经。”我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你陪,需要你的人是别人,先前吃饭的时候,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吗?你父母已经把璐璐当成儿媳妇了,你要是不娶她,你就是不孝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非要把我推出去?”我停下了脚步,直直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不欠我什么了,我唯一想要的就是另外一个孩子,现在也有了,为什么还要把你禁锢在身边呢?”杨秀英正色道,“你不欠我,但你欠璐璐,你还欠凤仪,甚至你还欠了很多债。凤仪前天到过这里一趟,就算你不娶璐璐,但也不能对不起凤仪,她也是一个好女人,比我好很多倍。”

    宋凤仪有来过这里?这个我到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继续反驳道:“但你之前说过只要我毕业了,你就会答应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毕业了吗?毕业证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毕业证有个屁。大四下半个学期我都到处跑,还跑到了非洲去,哪有时间去写什么毕业论文?不过,现在去厦大弄一个,应该不是很困难吧?

    “堂堂成仁商会名誉会长,各大家族公司的股东去买一个毕业证的话,是不是太丢人?”杨秀英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,直接瞪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这个,毕业证嘛。这个简单,大不了我再去重修一年大四就行了,但到时候你可别再耍赖。”我回道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拿到了毕业证,我也只是说会考虑,会给你答复,我可没说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就真是耍赖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女人该有的专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自己想想吧,别让你父母为难,也别让我为难,有些人错过了。终究就是错过了,毕竟时间不等人,再过几年我就会变成老太婆了。而不该错过的人,你不能错过,比如璐璐,比如凤仪,她们还年轻,她们中的一个陪你长相厮守才是最合适的。”杨秀英推着车子加快步子走远了。

    我愣在原地,没有追上去。追上去也没用啊,在杨秀英面前,我压根就没有动粗的勇气,实力再强也是被她拧耳朵的份。

    “李先生,好久不见啊。”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,我转过身去,原来是一中的校长郭敬平,这家伙现在好像也没什么变化啊,过去四五年了。还是一中的校长,也没有往上爬。当然,他想往上也不行,我可不想看到曾经想整我的家伙爬上去,不整垮他就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他看到我这是毕恭毕敬的,没叫李同学,叫李先生就足以看出。

    “郭校长,好久不见,有事吗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碰巧路过。没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那还说什么?”我挥了挥手,对他我还客气不起来。自从我的人接管了全州市,杨秀英在学校压根就没人敢打主意。而杨秀英怀孕之后,在一中留职停薪,没有继续工作了,郭敬平根本就管不到杨秀英,以后我也不打算让杨秀英继续工作下去,不缺那点工资。

    “那抱歉打扰了。”郭敬平歉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等等,一中有什么地方需要维修之类的吗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想建一个室内篮球场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找大胖。就说我捐三百万给母校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李先生的慷慨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以后做人老实点,别尽想着算计这个算计那个往上爬,学校教育搞好了,有的是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李先生教训的是。”郭敬平说完,快步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我走向足球场旁边的单杠处,坐在那里点燃了一根香烟,想了一个多小时,最后差不多想通了,我就打电话给蒋碧蓉,让她家的安福珠宝帮我一个忙,定制几条项链,样品图样我会发给她,当然,我也会付钱。

    打完电话我回到家里,我说这段时间因为小心翼翼的,一直没机会出去,就出去一起散散心。去厦门和上海走走,顺便去买一些房产。

    大家也都没意见,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去了厦门,在厦门待了几天时间,看中了一栋海边别墅,就买了下来。

    买好了别墅,杨秀英她们就暂时住在这里,购买家具之类的,我一个人离开了厦门,出海去了,第一次到俞影的老巢去见她,一方面单纯想见她,还有一方面,就是我让她帮我找一个岛,我估计要买下来,作为私人训练场使用。

    我已经让陈吉华跑到华夏各个省市去了,去孤儿院收养几十个孤儿,这些人会接受同等的教育,但也会接受我们的训练。这个训练场地,就选择在公海的区域,一个很偏僻的岛上。

    俞影带着我去看了一下,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地方,那我就选择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打算自己买个岛,建个私人后花园?”俞影问道。

    “太脱离社会并不怎么好,而且,我还得去厦大继续学习,拿个毕业证呢。”我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在乎毕业证?”

    “有人在乎啊。”我无奈道,我想通了,并不愿意放弃杨秀英,至少先去弄一个毕业证,让她少一个理由反驳我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吧。”俞影说完,转身下岛,我们再次返回了她的老巢,也已经快到晚上了,她准备了一个烛光晚餐,喝着红酒。吹着海风,确实是一种惬意的生活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酒,俞影明显放轻松下来,她看着我,笑问道:“你可是答应过姐姐,要以身相许的,现在怎么还没动静?”

    她慵懒的靠在沙发上,翘着二郎腿,暗红色的旗袍开衩的很深,似乎可以看透里面的情形,她那暗红色的性感嘴唇同样散发着光泽,双眸同样泛着春水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都落在俞姐手里了,任由摆布。”我也靠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俞影起身,扭着纤细的腰肢迈着莲步走了过来,手指放在我的胸膛上,慢慢往上游弋着,她人也是绕到了我身后,弯下腰来。在我耳边吹气:“真任由我摆布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“那你闭上眼睛。”

    还不等我闭上眼睛,她就用一块纱布遮住了我的眼睛,完全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双手居然也被她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终于落在我的手上了吧?等了这么久,我可是终于等到了今天。”俞影冷笑起来,“那么多次差点被你所杀,现在我就是要杀掉你。”

    我还是没动静,就靠在沙发上,很快,一把冰冷的匕首抵在了我的喉咙上。似乎再稍微用点力,就可以割开我的喉咙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?”俞影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是能死在俞姐手里,我也无怨无悔了。”我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敢?”俞影把匕首从我喉咙上移开,刺在了我的胸膛上,直直往下,划出了一道口子,“以前你阴险狡诈,每一次都有布局,这一次你怎么就这么大意了呢?我看你还有什么后手。现在我可以划你千百刀,让你流血而死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次什么后手都没有留,其实从全州市开始,你一直没有真正动包小满,反而一直照顾着她,我对你的恨意从那时候就开始减少了,现在丝毫没有了恨意,早已把俞姐当成朋友了,死在你手上,我也不亏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想说好听的了?”

    “要是你想听我心里的话,用力一点,或许可以一刀捅进心脏,你可以听听心脏的声音。”我正色道。

    俞影收起匕首,低头舔了一口我胸膛的血液,笑着说:“不错,现在终于喝了你的血了,气也消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坐在了我的大腿上。吻在了我的嘴唇上,我可以感受到一股血腥味,是我的血,从她的舌头上传来。

    她亲吻了一会,就脱掉了我的衣服,很快,我似乎感觉到有另外的手摸在我的身上,“谁?”

    “你猜!猜到了,今天就不杀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小满?”我诧异道。

    “呵,亏你还能想起是小满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我惊讶,小满居然来到了岛上,而且,居然会一起跟我那个,我很想揭开蒙住眼睛的眼罩,但手不能活动自如,我正想说话,一个吻凑了上来,这个味道可不是俞影的……

    等风停雨歇,怀里两个女人已经气喘如牛,我也是累的不行,休息了一会,我正色问道:“要不你们向王力他们一样退下来吧?”

    “无所事事后,跟你其他女人去抢位置啊?今天就算便宜你了,以后别想再有这种好事。”俞影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偶尔几次也是可以的嘛,大被同眠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的美。”包小满掐了我腰间的嫩肉一下。

    “对了,真不退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种生活也算不错啊,我早就习惯了。有些事情做总归是好的,再说了,要是没有我在这里,你的岛就不会那么平静了。”俞影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没事,反正我就待在厦门,离这里很近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项链呢?”包小满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在定做,应该几天后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定制了多少条一样的项链?”

    “好像就七八条项链吧。”

    “七八条?”包小满惊讶起来,“好白菜真是被你拱光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一月的第三天,上海益生坊。林梦云同样收到了这个项链,她看完后,马上说道:“退,给我退回去。”

    同样的上海宋家,宋凤仪这次没收到项链,只收到一封信,信上只有一行字,她看完就蹭的站了起来,冲出房间。

    “凤仪,你这是去哪儿呢?”宋心仪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劈了李疯子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福州的安平安保分公司,总经理办公室内,温玲玉看到这项链,还有看到那行字,她笑了笑,自己给自己佩戴上了项链。

    而在,法国巴黎的本家庄园内,有一件贵重的物品送到了詹妮的手里,她打开盒子,里面是一条精美的祖母绿项链,下面还有一行字:愿意收就收下,不愿意就原路送回。

    备注:群发!

    “群发?这个王八蛋!”詹妮顿时火冒三丈,“我要找他算账去。”
单击屏幕左边设置背景 双击屏幕左边自动滚屏